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1926 歐洲日記: 感想: 11月11日借劍橋大學基督學院的院長辦公室....大戦戦没者紀念

(我們最偉大的日記家之一 胡適之先生 中年時想起寫年譜的招數 每年初整理去年的....不料 他只做了兩年
它們那一輩都是偉大的書信家 很容易編一本 HU SHIH: A Life in Letters
人生最妙的是沒寫下的 胡適之先生在1926年到劍橋大學演講 日記上記行事曆
幾十年之後才跟胡頌平說 那天 在院長辦公室備稿
突然 終戰亡魂紀念鐘聲響起 是內的一位老油漆工 就再梯上禱告起來......)







2012/3/2 午間 翻一篇
類似題目
國際中國文學 論叢第一輯
"1926 胡適旅歐的伯希來與衛禮賢"



20 世紀二三十年代德國漢學對胡適的接受

摘要:
胡適作為中國現代 學術的開創者,對于德國漢學在二十世紀初的發展也發生了巨大影響,這里的影響絕不僅體現在他的個別觀點著作被引用借鑒上,而是一種話語方式和歷史觀在作為 一種精神立場發生作用,由于這種立場本身的鮮明性和意識形態鋒芒,在當時的德國漢學界招徠了眾多的支持者和論戰對手,也就是說在吸引和滋養著不同形式不同 方向的話語群落,并以這種形式幫助筑就了德國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漢學黃金時代.
作者: 范勁 , 文藝理論研究 20006(5)


胡適的一篇重要軼文/ 胡适的一篇重要轶文;《文艺理论研究》; 2005/05/01 這應該是1926年 胡適在德國發表的 "中國小說"
據作者說衛禮賢當年末出版的中國文學史多方"引用"....


2011/12月再讀 這次想特別研究他的英法敦煌筆記 (他50年代還根據日記整理相關禪學一則 待查)
胡適每天讀英國報4-5份 很了不起 不過他對英國的傳統沒空查證 例如 11/5的 Guys 和參觀上院
The Woolsack

胡適日記全集: Google Books Result :中國版的許多錯誤 多改過

少數困擾如12月2日到Bidford College 如果這 應是Bideford College 而聯經版為 Redford College(頁569) 相差很多
The Jātakas (本生經) 多次寫成The Jātakes /兩字交互用
本生音譯作闍多伽闍陀,《成實論》卷一說:「闍陀伽者,因現在事說過去事。」本生經是九分教十二分教之一。有些故事散見於各類巴利文經典中。敦煌石窟刻有大量的本生故事,如:毗楞竭梨王身釘千釘、九色鹿拯救溺人、月光王施頭。

聯經本資訊更多 譬如說 11月13日到此戲院去看戲 中國版缺此:
Barnes is a riverside London suburb in southwest London and in terms of local governance falls under the London Borough of Richmond upon Thames. It is located around 5.8 miles (9.3 km) west south-west of Charing Cross in a loop of the River Thames, with Hammersmith Bridge at the north end. Barnes has a number of 18th and 19th century buildings of exceptional quality, and is often noted for its historic village area centred on the pond, forming the Barnes Village conservation area.
Read more: http://www.answers.com/topic/barnes-london-suburb#ixzz1fpr8LnlL


---
現在談如何利用此書
譬如說 沈剛伯(1897-1979 )說,他第一次見胡先生 (1926年日記中沒紀錄沈先生,包括沈去Tavistock找胡適,都沒記錄。)是在本年倫敦郊區的英國朋友Silcook。
我們search 此君, 可得5-6年 胡先生剛到倫敦就去找他 (他負責安排胡先生在英國各大學十來場演講之行程) ----頁338/8月5日" 談到夜 ",這是沈說的的日期。


批評:

江勇振著《星星 月亮 太陽──胡適的情感世界》 台北:聯經2007
這本書的一缺點是: 內文有許多據說」等字樣。即使引其他年譜等資料,也可能有問題。譬如說161頁引耿雲志的胡適年譜144頁,說胡適十月底的時後,去南京住了將近一禮拜…..
怎麼這樣離譜,胡適那時候人在歐洲啦,參看其日記


----

Today, Britain commemorates its war dead. Our interactive map of how the first world war reshaped Europe
How the first world war changed the world
ECON.ST

【胡適日記】只是摘要,許多感人的故事沒記。

譬如說,1926年 11月11日,他借劍橋大學基督學院的院長辦公室寫講稿 (演講卻是在ART Schhol)。
當天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戰紀念日,The Cenotaph ,大戦戦没者紀念。 胡適在辦公室看到白髮老油漆工,在梯子中間停下來,虔誠而莊嚴地禱告一分鐘,相當感動。

On #RemembranceDay, here is a red poppy made by Mary Delany in 1776. The Museum will observe the 2-minute silence at 11.00.
The poppy is used as a symbol of remembrance as it grew prominently in Flanders, where many died during the First World War.




夾竹桃學名Nerium oleander),又名洋夾竹桃歐洲夾竹桃,屬龍膽目夾竹桃科,是夾竹桃屬的唯一一種,為常綠灌木或小喬木,具觀賞價值的中草藥。因為莖部像花朵,因而為名。[1]它是夾竹桃屬中唯一的品種。北非古城沃呂比利斯就是以洋夾竹桃的舊拉丁文名而取名的。

The Bleeding-heart Dove and the Fountain
Gentle faces stabbed Dear flowered lips 
Mia Mareye Yette Lorie Annie and you Marie 
Where are you, oh young girls? 
But near a fountain that weeps and prays 
This dove is enraptured.
All the memories of long ago Where are Raynal, Billy, Dalize? 
Oh, my friends gone to the war Whose names melancholize 
Shoot upward toward the heavens Like footsteps in a church 
And your gazes sleeping in the water Where is Cremnitz who enlisted? 
They die melancholically Perhaps they are already dead 
Where are Braque and Max Jacob? My soul is full of memories 
Derain with grey eyes like the dawn The fountain weeps for my sorrow 
Those who left for the war in the north are fighting now 
Night is falling, O bloody sea 
Gardens where the pink oleander, warrior flower, bleeds copiously.

Guillaume Apollinaire (translated by Anne Hyde Greet  in Calligrammes. Poems of Peace and War (1913–1916), A Bilingual Editio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nd Revised edition, 2004, page 123).



Today's #Dailychart is a remembrance of the casualties of the first world war. See full chart via http://econ.st/HNV909






11月5日 頁540 (無顯示)
注解中談剪報 Guys of Today 這Guy 是英國歷史謀反的名人的節日 因為不查資料 跟著胡適敘述

--
11月14去演講的社相當有名 不應該直接翻譯為 南區倫理學社
The South Place Ethical Society, based in London at Conway Hall, is thought to be the oldest surviving freethought organisation in the world, and is the only remaining Ethical society in the United Kingdom. It did not achieve its present name until the late 19th century and it now advocates secular humanism and is a member of the International Humanist and Ethical Union.



566頁 1926/11/29的"感想"很有意思 到美國留學兒非歐洲 以及沒進教會學校等
是幸運的

12月1日 (p.568)對Johnston 迷戀舊中國 (不是今日的中國)...
同一天倫敦的Thatched House Club 今天已關閉
St James's Street Social Closed
Read more: http://www.answers.com/topic/list-of-london-s-gentlemen-s-clubs#ixzz1foOz7azi
2次到女子俱樂部如 Forum Club(12/3)等不在此

胡適日記全集: 1923-27 Google Books Result :

胡適 1926年12月

12日與 arnold-j-toynbee 第二次見面( 到他家吃飯) 說湯恩比論國際事最有見地 熟於史事 甚可敬
勸胡適讀拜占庭帝國史 可借鏡其中古轉近世之過程......

13日說"另立讀書札記冊子" 不知是否找到

17日 頁596 滿35歲生日 離他北京書城1年3個月
終日在大英博物館裏校讀敦煌卷子 總算是一種最滿意的慶祝儀式了

18 日記有校書最難說
頁795末
接下來的你讀不到
昨日校"修心要論" 往往於劣本中得好解
劣本往往出於不通文字的人 因為他不通文義 故其錯誤處易見 而其不錯誤處最可寶貴


26日竟然還有聚會讀倫敦大學史......




***2011/9/21

三次進出倫敦 所見的人物要細考證也是很費事 卻值得一書的
在劍橋基督學院 (終戰紀念日)的記載 很感人


(第二次翻) 讀胡適1926日記 歐洲前70天花 150 ? pounds 他覺得太兇 要節制點
到法蘭克福演講中國小說 才300Marks 剛好夠旅費 然可自我成長 留下100 pounds 請人抄神會 (B.M.) 連幾天吃"日本飯" 說要帶 Leica的影像機 76 Pounds/dollars? 不知是否成行

胡適的旅歐英法查敦煌資料(日記)當日應該公布
或可讓6-7年之後的浦江清等人節省力氣
多可惜
他在英國的剪報(附在日記) 遠比朱自清等的多多 關懷面更廣得多
續讀胡適1926年訪英5個月日記
他所見的高層人士可能是多的 包括
Canterbury 大主教 第3次邀約才答應(12/3)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 Information from Answers.com
The 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is the senior bishop and principal leader of the
Church of England, the symbolic head of the worldwide Anglican Communion,
and ...





每天平均至少一宴會 他認為太浪費時間
他每天讀3-4種報 沒一則日本新聞
他慶幸沒進教會學校以及先去美國留學 (英國很封閉自大...?)


---

Crito, I owe a cock to Asclepius 譯書之難如此胡適1926年12月20 (M.) 在倫敦寫下這樣的日記想起Socrates 臨死時說:
Crito, I owe a cock to Asclepius; Will you remember to pay me the debt?
英國朋友注解: Asclepius 為古希臘的醫藥神....."......十幾年的一個誤解 方才明白 譯書之難如此 記此以自警........"
換句話說 這是當時迷信 希望服毒之後第二天醒來還"安好".....



---

The Meaning of Meaning, by C. K. Ogden and I. A. Richards (Harcourt, Brace, 1956)(p281-c9, OOTC) 許多年前 約1930年 李安宅先生有釋義版 (上海/台北) 約1995 中國有譯本
李安宅著(1933/1945渝版多一序論語言的通貨膨脹)《意義學》台灣商務印書館1978李安宅 還翻譯三人的論文編成 巫術與語言 1936
李安宅(1900-1985)-于式玉(1904-69) 藏學文論選 北京:中國藏學 2002
戴明博士的一些參考書單

---
胡適之先生這次去國10個月 收穫其實頗多 他是知識圈中最有青年才俊的雄才
可能讓英國文人圈折服 讓中英庚款董事會強大 (隔年 他的好友丁先生甚至將中美庚款董事讓給他......)
可惜的是 他1927年8月13 發表6則 "漫遊的感想" 文末說原計畫寫四五十則 可惜忙於白話文學史等的寫作 只好放棄 連"歐遊道中寄書" (1926)都沒有齊......


---
胡適到德國法蘭克福採英文演講 要測聽眾似否懂 插了 3則笑話 都有人笑了 他才放心.....
胡適的演講中的故事 多沒被論文和記者等留下來 這是相當可惜的事 包括晚年在台灣演講的一些佛教的故事.....

這次應衛禮賢Richard Wilhelm在該城的中國學社講"中國小說" 胡適花90小時寫稿 (伯希和用王國維資料講中國戲劇) 看2戲劇 很不錯

《蝴蝶夢》(衛禮賢跟胡適說 此是康熙南巡細 1926 該年10月28日在法蘭克福建的“中國學社”《大劈棺》 合演)、《聊齋誌異》選譯( 1927)、《韓非子》(1929)和《中庸》(1930)等。

黑塞之中國/衛禮賢Richard Wilhelm《易經》